張嘉哲《永不放棄的跑者魂》

z01

關於作者

綽號「真男人」的張嘉哲,是台灣目前最為人所知的馬拉松運動員之一。個人最佳成績為2:15:56,曾代表台灣出戰2012年倫敦奧運,而且是目前台灣首位九度跑進2:20大關的跑手。

目前留著一把長髮,蓄了鬍子。個性一如外表獨特,不按牌理出牌。身為運動員,卻同時經營「真男人文創商行」。為協助家貧但愛好長跑的少年,設立「LoveShoes.tw」;為協助囿於語言障礙而對出國比賽的運動員,他又設立了TOSH(Taiwan’s Overseas Sports Helper)機構。

關於本書

本書屬自傳,是張嘉哲的首部著作。據出版資料,內容是張嘉哲口述,由陳禹志及果明珠撰寫。書後附錄有他新鮮熱辣為準備2018年東京馬拉松的17週訓練菜單。

z02

Δ(左)張嘉哲代表台灣出戰奧運;(右)蝦叔在台北「森林跑站」買下本書,並在店內與張嘉哲戰衣合照。

閱讀重點

一、張嘉哲成長經歷

跑馬拉松不容易,跑到張嘉哲這樣的成績更不容易。他2:15:56的個人最佳時間,不單在台灣是歷代第二,就算放在整個華人跑圈也屬前列。《跑者魂》中很大篇幅,就是張嘉哲憶述自己一路如何走來。當中包括多次台灣本土重要賽事、內蒙古移地訓練。讀者可以看到一個本來不喜跑步的青年,如何受父親影響而變成日後的「真男人」。

z03

Δ張嘉哲在小學四年級參加第一場木柵動物園路跑賽。

一如許多卓然有成的業餘跑者,要闖進如此高水平的境界,練習佔去了許多時間,無法支出時間應酬,朋友、同學就會逐漸生疏,這些是很多運動員的寫照了。特別的是,張嘉哲的教練就是其父,張父本人也是相當厲害的跑手。所以《跑者魂》當中可看到父親教練,與及另外一位在內蒙古遇到的日籍教練佐藤壽一對他產了怎樣的影響。

二、特立獨行的個性

一般人奮發唸書、工作的年紀,張嘉哲用了來征戰馬拉松,總被視為「不務正業」。不少人出於善意認為他不要過份埋首練跑,應該找份教職為以後日子打算。這些「提醒」背後的潛台詞明顯是:跑步不能當飯吃。然而,張嘉哲偏認為路是人走出來的,為甚麼一定要按大多人的方式去走?跑者為何不能商業,為何一定要坐等贊助,為何不能經營生意養活自己?《跑者魂》中有不少內容談及他這方面的觀點。

z04

Δ不同時期的張嘉哲,外表大異其趣。

比起謀生途徑,張嘉哲近年留長髮蓄鬍子的不羈形象更為坊間所知。從外表上也足以反映了他的不妥協,他絕對不認同每個跑者定必要理平頭裝。在他心中,打扮耍帥非常重要。他覺得若然運動員本身都不喜歡自己的外表,又怎說服觀眾喜歡你,繼而感染別人支持自己所從事的運動?

另外身為台灣代表,張嘉哲的獨特個性遇上官僚體制,不用說都知道必然火花四濺,這也是閱讀《跑者魂》的另一看點。

三、奧運夢的過去與未來

畢竟張嘉哲為最人所熟知的身份,是台灣的奧運代表,所以《跑者魂》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他有關奧運的經歷。其實他早擬挑戰入選2008年北京奧運,卻諷刺地只能在廈門跑出了2:40:36這個歷來最差成績。後來目標轉移到四年後的倫敦奧運,希望能達到最低門檻的2:18。結果在日本別府馬拉松,只能跑出2:19:24,以為又一次抱憾,豈料在最後關頭出戰北韓平壤萬景台馬拉松終跑出了2:16:06達標,過程實在峰迴路轉。

倫敦奧運以第77名作收,滿以為一切就此完結,卻因為網上有人覺得無人在賽事期間為台灣代表遞水,為他抱不平而鬧出「遞水門」這場不大不小的風波。這件事,令張嘉哲明白體育與政治根本密不可分。

z05

Δ倫敦奧運期間鬧出「遞水門」事件的FB帖子。

執筆這刻張嘉哲即將35歲了,但他仍渴望參與2020年東京奧運。說來也巧,他在幾年前受傷,養傷年多才逐漸復出,就在今年年初的東京馬拉松跑出2:19:59佳績,成為首位9度跑進2:20的台灣跑手。所以這位老將日後若能達標絕非奇事,曾經以類似年紀出戰奧運馬拉松的代表也著實比比皆是。

金句摘錄

「我真心認為這是他做過最棒的事。」
——作者憶述父親突然開悟,不再重視比賽,改為無酬教導愛跑青年,並把自己未跑進三小時的獎狀撕掉,所有獎盃拿去回收。

「你們怎麼沒約我?」
「張嘉哲,啊,你不是隔天還要訓練,準時十點上床睡覺?」
——作者憶述往昔埋頭訓練,偶爾得悉同學玩通宵後的情況。

「你的最佳成績就等於你的名字,取決於地位高低,連帶別人看你的眼神也會改變。」
——作者憶述在內蒙訓練時。

「我心裡想著這種怪咖我再怎麼樣也不會輸吧,結果比賽開始後沒多久,我就被他狠狠套了一圈。」
——作者憶述2003參加世大運一萬米賽事時,遇到一位對手,模樣活像《哈利波特》世界裡的人。

「即使是倒數第二名,耍帥也絕對不能輸人。」
——作者憶述在世大運衝線後,把手環丢給幾位衝他尖叫的韓國女粉絲。

「擁有夢想跟堅持,全世界都會幫助你,這種事只有出現在書裡。」
——很多人都勸作者讀完研究所後,出來找個教職才是「穩定」。

「田徑場就是我們的舞台,作為運動員不在田徑場上打扮要在哪裡打扮?」
——作者指自己開始留長髮後,總不時聽到批評。

「這不是在田徑場上,被民眾不屑地認為霸佔跑道的那種悲傷哭泣,而是一種被認同的感動。」
——作者在日本琵琶湖馬拉松聽到當地民眾響徹雲霄打氣聲時,不禁熱淚盈眶。

「也許用投資或付出會比較恰當。」
——作者因為跑步而放棄了很多事情,但他不認為這是「犧牲」,因為跑步本就是他最愛的事。

「當你跑到全身起雞皮疙瘩,那便是了。」
——台灣8、90年代名將許績勝這樣回答作者「怎樣算是狀態好」的提問。

「雖然這個門檻在日本街頭,閉著眼睛隨便抓一個人都可以辦的到,但這個目標我已經期待了四年了。」
——作者在中國大獎賽一萬米賽事,首次跑進30分鐘。

「原來全世界最頂尖的運動菁英,其實也是會吃垃圾食物的。」
——作者在倫敦奧運看到選手村麥當勞櫃台前總是大排長龍。

「我對大家感到抱歉,已經沒有奧運LOGO的保險套。」
——作者指有些朋友對他去奧運總是「不懷好意」。

「真正馬拉松的起點,是在馬拉松之後。」
——作者提及奧運後「遞水門」風波。

「當年我二十九歲,那天讓我深信世界上從來沒有『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這種謬論。」
——作者在「遞水門」事件後的感嘆。

「不管我離金牌有多遠,他們始終如冠軍般的為我歡呼。」
——作者指倫敦奧運期間英國民眾的落力打氣令他非常感動。

「為什麼不派林義傑或陳彦博去參加奧運馬拉松?」
——「遞水門」事件後,有民眾打電話去台灣田協投訴。

「奧運再去就有了,耍帥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
——作者與歐陽靖談起奧運號碼布,就二話不說將之拆下來送給她。

「總有一天,我希望觀賞田徑就和張學友的演唱會一樣,一票難求。」
——作者慨嘆台灣到現場觀看田徑賽的民眾始終不多。

「受傷的時候會多出很多時間可以停下來做反省。」
——作者認為養傷對運動員心靈成長具積極意義。

「運動員,你每天玩手機,觀察過國外選手如何經營自己的IG嗎?」
——作者覺得運動員不應固步自封,被動期待贊助自動出現。

「我認為要像貝克漢又帥又有錢,老婆還漂亮,家庭美滿,代言接不完,這就是運動員的樣子。」
——作者不諱言自己「很商業」。

廣告

陳彥博的三本「情書」

關於作者

 

陳彥博,1986年生,台灣知名極限運動員。中學時已為中長距離跑好手。2008年首次組隊挑戰極限賽事。曾於2011年發現罹患咽喉癌,同年治癒。

2013年5月,成為完成世界七大洲、八大站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的首位亞洲人,也創下最年輕紀錄。2016年,成為四大極地賽總冠軍。2017年,完成亞馬遜230公里超馬與意大利TDG巨人之旅。

三部著作

陳彥博目前有三部著作,主要講述了他由2008年到2015年間參加世界七大洲、八大站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的經歷。其中,也會提及到他的生活日常、世界觀,以及與親人、朋友、教練、寵物共處的點滴。

一、認識世界著名超馬賽事

七大洲、八大站超馬賽事,是陳彥博這三本書的主線內容。雖說馬拉松對愈來愈多市民跑手來說漸變平常事,但陳彥博所參加的極限賽事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仍然是距離非常遙遠。所以,讀這幾本書的第一個好處,是可以認識這些賽事的實際地點、賽例等細節,明白它們有多困難。

例如在《夢想零極限》中,陳彥博出戰南極洲100公里賽事前竟然想到在防災科學教育館,模擬風速150公里的暴風雨下訓練!又如他在出戰喀拉里沙漠賽時,鞋子破了也絕不能接受外來援助,否則即視作違規。不同賽事,各有各的驚險,讀者可以見證到參賽者在沙漠要防高溫缺水,在雪地要防冰面坍塌。沒有多少坦途之下,除了要辨清方向,防止迷路,還要時刻戒備野生動物來襲!還有,這些賽事通常分幾日作賽,賽與賽之間的空檔應該做甚麼才對?這些,作者都會一一細述。

二、極限賽事中的運動員心理狀況

跑過馬拉松的人應該知道,比賽開段笑容滿面的人,捱到30多公里後也可能內心會因體力下降而變得非常不爽,笑不出來。那麼,動輒上百公里、處身極端環境的極限賽事,當中的箇中真味更是難以為外人所道。我們沒幾個有機會有勇氣體驗到這種艱辛,但通過陳彥博的描述,也足以領略一二。

最佳的例子莫過於在《越跑越懂得》,作者參加第七站加拿大育空700公里賽,每年完賽率不到3%,堪稱是超馬中的超馬。賽前已有野外求生技能課程,也要求參賽者簽生死狀。單是這個課程,陳彥博已將之形容為「一場震撼教育」。就是揹著40公斤裝備,一邊吃止痛藥一邊於雪山跋涉。中途在檢查站洗澡換上乾淨衣服已成一大享受。離開檢查站後,在十多小時的孤獨旅程中,作者自言只能「任憑大腦發揮」的思緒紛飛,慢慢就會忘了時間的存在,捱過漫長的時間。

三、陳彥博的各種「情」

第一,動物之情。

動物在陳彥博的三本著作裡扮演著頗重要的角色,因為在不同的極地賽事中,需要應付不同的野生動物,當中有些更有可能對參賽者構成生命威脅。作者在面對這些另類的「競賽對手」,頗有一份複雜的情緒。不過,論最重要的當然是「皮皮」,也就是作者豢養並已過世的八哥犬。《夢想零極限》中,作者花了不少篇幅談及他與愛犬的情。在牠過世後,作者在後來的比賽,例如在育空賽事白茫茫空無一人的樹林間,也會想起牠而不由自主的大哭起來。看這份人犬之情,非常令人動容。

第二,環境之情。

人哪怕是到過一些景色壯闊的地方旅行,已可感到人的渺小。作者參加過全球這一系地極地賽事,更是赤裸裸與大自然搏鬥過,更加使他對環境有著一份與別不同的體會。他相信大自然使人謙遜,極地比賽令他嚐過生命的淬鍊,令他養成謙卑的自信與感恩的心。同時,他在北極、喜馬拉雅山等地真切目睹過垃圾堆積、地球暖化對環境的影響時,自然會對人類破壞環境的行為感到格外痛心。

第三,人生熱情。

作者一個比賽接一個比賽的情況下試過迷茫,不免會質疑自己一直這樣比下去究竟有甚麼價值。但最後發現能跑、有家人朋友扶持已很難得。另外眾所周知的是,作者也曾罹患咽喉癌,好不容易才戰勝癌魔,重回賽場。此後,他要定期檢查開刀部位,而且還須承受復發的心理負擔。在這樣朝不保夕的壓力下,倍教作者珍惜生命。

第四,家國之情。

作者每次都拿著台灣國旗衝線,他不諱言代表台灣作賽揚威海外,甚至成為亞洲第一人是他不斷向前的源動力。走過世界愈多的地方,就會愈令他懷念家鄉。在異域作賽,與他作賽的全是外國人,期間也令他思考到不少身份認同的問題。另外,作者在外地的感悟也值得一讀。例如《零下40度的勇氣》中,講到他在西藏備戰時參觀布達拉宮與小昭寺時體會到的宗教力量,也令讀者悠然神往。

金句摘錄

在零下八度的廁所內脫褲子便便這回事,是需要勇氣的,有時還是發出氣音鼓勵自己,喔斯!(夢想零極限)

用手邊現有的東西來修補重要的裝備,向來都是個挑戰。我有時甚至覺得,超馬賽就是挑戰肉體與裝備的極限。(夢想零極限)

對我而言,極地超級馬拉松最有益的一面在於強調自立。人在遇到極大的壓力與考驗時,會做出重要的改變,你必須在緊要關頭獨自做出決定,處理後果,對自己負責。(越跑越懂得)

如果發生意外,我也會清楚記得親人的聲音,知道一定要努力活下去,以及,學會告別。(越跑越懂得)

即使成功機率只有百分之二,只要咬緊牙根撐過,好運就會接二連三的來。(零下40度的勇氣)
如果連你自己都感動不了,你用什麼去感動別人。(零下40度的勇氣)
最後一通電話,我打給剛分手的女朋友,好希望再聽到她的聲音,但,這是一通,永遠沒有人接的電話……(零下40度的勇氣)

《波士頓》(Boston)

IMG_4399-1024x1024.jpg

2018年的波士頓馬拉松(波馬)幾個月後又來了。其實在去年四月,有一套名為《波士頓》的紀錄片公映了。及至年底,影片在amazon、Google及iTunes上線,全球觀眾得以一睹此片。

波馬地位崇高,早已成了不少書籍、電影的題材。2013年恐襲之後,波馬更蒙上了悲情,談論的人自然更多。在這時候,又一套為時114分鐘的波馬紀錄片出現,那麼有何可觀之處呢?今次這篇將與大家談談影片背景,也會說一下我認為這部片的幾個重點。

影片背景

《波士頓》導演Jon Dunham本身也是狂熱跑者,已跑過26個馬拉松。此外,他也是另一套著名馬拉松紀錄片《馬拉松精神》(Spirit of Marathon)的導演。他決定拍《波士頓》,是受到2014年,也就是恐襲後一屆的波馬精神所感召。在他眼中,這份重新振作的勇氣完全闡釋了馬拉松精神。

影片的旁白,由影星麥迪文(Matt Damon)擔任。挑選這位哈佛才子,事必有因。首先,麥迪文出生的美國麻省劍橋市就在波士頓旁邊,而他也曾為官方出版的《波馬125年史》寫序。據他說,其父曾四度出戰波馬。所以每年一度的波馬,已成麥迪文童年回憶的一部分。2016年,拍下不少波士頓景象,兼大受好評的電影《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監製之一正是麥迪文。

這部紀錄片由波馬贊助商John Hancock Financial出資,也得到賽會助力提供珍貴的圖像與影片。製作者花了三年時間,走訪歷代與波馬有關的馬拉松名宿、工作人員等拍攝而成。

IMG_4700.png

觀影重點

一、認識波馬百年歷史

百年波馬,參與過的名宿如過江之鯽,故事自然數之不盡。看《波士頓》紀錄片,第一大重點自然是認識波馬歷史,以及眾多為人津津樂道的逸事。以下這些,可能跑過波馬的好手也未必知道:

  • 七屆波馬冠軍Clarence DeMar為何會在報館印出自己得獎新聞?
  • 著名的「心碎丘」為何得名?
  • 希臘名宿、1946年波馬冠軍Stylias Kyriakides是跑馬拉松籌款的先驅?
  • 波馬總監Dave McGillivray在跑步橫越美國壯舉完成後遭解僱,為何他卻認為是他人生最美好的事情之一?
  • 原爆倖存者田中茂樹,穿上足袋(就是日劇《陸王》的分趾鞋)贏得波馬冠軍?

二、為了BQ去到幾盡

由於問津者眾,僧多粥少之下,波馬終於1970年引入達標線。隨時日而過,這條線愈見嚴格。「波馬達標」(BQ)漸成為不少跑者的自我認可標籤。

人性就是如此——你愈不讓人做一件事,人就會愈想做。波馬一席難求,更加激發跑者千方百計取得。所以看《波士頓》其中令人莞爾的一節,就是看歷來跑者如何在無法跑出成績之時,千方百計希望另闢蹊徑取得名額——例如有位教師全動全班學生每人寫信希望感動賽會;又例如甚至有跑者求情理由是自己長得像林肯!

三、波馬近年發展

眾所周知,近年長跑界可說由非洲跑手壟斷,這於波馬亦然。《波士頓》自然有談到這股「黑旋風」如何影響近年波馬群雄競逐的局面。

當然,2013年恐襲仍是不可能繞過的一章。《波士頓》帶領觀眾回顧2013年的動魄驚心,也會追蹤2014年的堅忍不屈。

悼外婆

24312773_10155451508123649_7359789225915149340_n.jpg

外婆入土為安,我也是時候寫下這篇。

心情,很平靜。

打從幾年前她中風,家人都徹底明白,彼此相會的日子已正式進入倒數階段。這些日子,她動不了幾多,進食也要靠胃喉,對於性格剛烈的她來說,無疑是折磨。頑強地撐了幾年,如今她終於累了睡去,大家雖有不捨,但對於她不用再受罪,其實也不無欣慰。

於我而言,最難過的日子絕對不是現在這刻。幾年前,看著她中風,腦退化令她意識一天比一天模糊,那刻我不得不承認,她在意義上已在一步一步走遠。一時半刻,還是很難說服自己接受這個事實。

那些日子,偶然獨自出遊,人在異域,感觸尤深。記得有一次在金門等公車望見四周無人,以及一次在阿格拉坐火車返回德里,冷不防看到鄰座一位祖母替年幼孫子梳頭,眼淚突然就不由分說傾瀉而出。

我常歌頌獨遊美好,實不相瞞,這種突然淚水缺堤的窩囊相不用怕被誰看到,是一個很大的理由。

接下來這幾年,她由家住到了老人院,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盡量抽時間去探望,替不能動的她搔搔背。每次去到,都要確認她還能喊出我的名字,好讓自己稍稍寬心一點,一廂情願地覺得她「狀態其實還不太差」。每次臨走,還會趁沒人在意的時候吻吻她的額角才離去。說到這裡,希望她能原諒我在她纏綿病榻意識模糊的時候才懂做這些。

還記得早幾個月有一次探望她之前在車上滑手機,偶然看到一篇類似甚麼教男人「如何攻陷女生芳心」的騙讚文章,其中一點是說「女生給異性撫頭會覺得甜蜜」。於是,那次我就對她像個小孩子一樣,把她的白髮撫了又撫。

廿多年前母親早逝,令我比一般同齡人更早曉得親人要及時陪伴的道理。慶幸在外婆行動不便之前,我一有時間就會帶她去樓下茶餐廳吃西多士,又或是捎上一個麥記豬柳漢堡。甚麼健康不健康,完全懶得去管。希望,這是她晚年日子中的一點甜美回憶吧。

如同不少南下香港的那一代,來自潮州的外婆半生坎坷。也許正因經歷如此,才培養出她堅韌的性格。沒受教育,字也不懂的她竟然可憑一己之力把幾個兒女拉扯大之餘,還能死慳爛捱的成功置業。身為草根主婦,她沒條件有甚麼愛好,廚藝不甚了了,但卻總能為家人準時開飯,歷數十年而不改。這種面對生活考驗仍能打落牙齒和血吞的拼勁,我這輩子大概也學習不來。

有異於今天的怪獸家長,她對我的學業成績可說是沒有要求,反而對家教要求極度嚴格:吃飯前不先尊稱同桌長輩、上茶樓不為長輩斟茶、接電話不符她的要求……輕則罵,重則打。小時自然覺得約束無理,長大後對外頭的長輩照做如儀,原來已可贏得謬讚。

像她這樣的傳統女人,美德有,但缺點更不乏。由於父母都要上班,自小我就跟她一起住。她嗓門大、無理取鬧、喜怒無常,使我的童年有不少時光都在擔驚受怕中渡過。坦白說,對這些我不無痛恨。但後來自己長大了,給生活巨輪逼迫過了,才開始懂得原諒。沒錯,她是很土很目不識丁,但就只因為她將半生時間都義無反顧奉獻了給我們。

她有時挺自大的,不時自我邀功說:「下世你都要搵返個咁既阿婆呀!」當時我的回應是沒好氣的「係呀係呀」。現在夜深,孤身在電腦屏幕前,只感到一句「劬勞未報」,已無法道盡心中的遺憾。

如果真的有來生,不要當甚麼婆孫那麼沉重好吧?可不可以我們變成朋友,有空我就跟妳去吃西多士,或買個麥記豬柳漢堡到海邊吃?又或是,一起去跑趟馬拉松,帶妳去看看世界之大?那時,我定會給妳買副跑步太陽眼鏡,如同這幀照片一樣。

(謝謝蝦嫂。患難共度勝於一切誓辭。)

蝦叔周報083 使唔使咁惡?

被人大喝的一次
記得中學年代,有一次到太子警察會與友人閒著沒事四處逛,不經意走在一條跑步道上,突然後面傳來一聲大喝:「唔係做運動嘅行返出去!」
喝出這一聲的人,只穿了一條深藍色短褲,高叉,短得無可再短那種。上衣,當然是沒穿。他一身肌膚黝黑,身材精瘦,胸膛微凸,六塊腹肌隱然可見,汗水在他身上閃閃發亮。面上,戴一副白色Oakley太陽眼鏡,表情一臉認真。簡單來說,就是一般人眼中「最hardcore那種跑步人」。
「使唔使咁惡呀?」這是我們當時第一個反應。礙於hardcore跑手的氣勢都幾得人驚,加上理虧的也確是我們,故也只能敢怒不敢言,悻悻然退開一邊。
對立是如何煉成的?
因為土地供應問題,香港地少人多,這種事不時都會遇到。久而久之,不做運動的人與做運動的人,就開始形成對立——做運動的人永遠都是「成身汗,惡屎能登」,不做運動的人永遠都是「阻頭阻勢」。
下一個最能體現這種對立面的日子,應該是明年1月21日,渣打馬拉松舉辦當天。
話說回頭,被人喝那一刻,我絕對是屬於不做運動的一群,我也覺得那些hardcore份子真係好惡,稍阻他們,即會給罵個狗血淋頭。到現在,機緣巧合之下,我算是「轉會」成了做運動的一群。從前見到就驚的hardcore跑者,逐漸變成了身邊朋友。
其實問心,沒有誰人一出娘胎就一身肌肉兼戴著個Oakley太陽眼鏡,他們都一定曾經是不做運動的那些人。為何會形成日後這種對立?想來想去,最後我覺得是因為三個字——不了解。
他們每個圈跑幾多都要放上FB
「做運動鬆下筋骨啫,唔使搏埋條命呀?」不做運動的人,甚或只是淺嚐運動(例如一周一次落運動場散步數圈)的人,不會了解為甚麼你們這些所謂serious runners會用這麼高的速度衝到幾乎窒息。
他們無法理解,內圈第一線的400米原來對你們是那麼重要,重要到令你走歪少少都會大動肝火。
他們無法理解,你用3分尾1K的速度在跑的時候,真的無法掛上笑容,無法好聲好氣地說「麻煩呢位靚姐借一借,小心你位小朋友」。
他們無法理解,平日再溫文爾雅的人,在運動場練習衝圈時,原來也有可能變得「惡屎能登」。
蝦叔算是過來人,不做運動的日子曾經很長,絕對明白不愛運動大眾的心態。但請也體諒,運動愛好者的「惡」,其實只是源於對運動的一份認真著緊,並不是有意去兇你。
請你們明白,標準的第一線400米對他們來說真的很重要。你在FB炫耀自己晚餐的時候,他們可能要匯報自己當晚的若干次400米每圈跑甚麼時間。係,我知你覺得如此雞毛蒜皮的事都要講一輪好無謂,但試問你天天向全世界匯報自己寶貝仔女食幾多屙幾多,又是「好有謂」?算了,其實大家各有各無謂,好吧?
彼此也在捱
所以,以後帶子女到運動場散步的時候,盡量不要走到第一線,盡量看管好子女。人家肉緊大聲喝,全因不想有意外而已。還有,在狹窄的馬路遇到有人跑步,就不妨讓一下,反正他們不是一閃就過了嗎?
還有呀,他們一身臭汗,意外揩在你身上就不好了。做運動的人要找地方有時也不容易。在香港,彼此也在捱,比起很多高官權貴,做運動的人其實阻得你幾多。

老任Switch一月後感

11396089-8884453764459693.jpg

switch這玩意,近月就我觀察,銷情不俗,坊間出機者絡繹於途。至於友儕,固然為此交頭接耳,議論者有之,心動者有之。把玩一月,合該一談感想。以下所言,是放毒,是勸世,看倌定奪。

一、買唔買好?

這是廢話了,能問這個問題的,泰半無非都是想有人附和一句「唔係唔買呀?」,好等自己出師有名,「入坑」入得更為理直氣壯。

老實答的話,我覺得switch其實比較適合那些本身就無機不歡的狂迷。此機將家用主機變得可以外攜,最毒之處是:由手提模式,回到家中切換至家用模式,基本上是需時數秒的無縫銜接。用switch,基本上你可以利用所有空餘時間完全沉浸在遊戲世界,一有時間就開戰,做個天下最毒的毒L。

Nintendo_Switch_1.0.1476972523.jpg

如果閣下本身公私兩忙,零碎時間例如通勤都用以閱讀或工作,又或是下班後要湊仔要慰妻要運動的話,良心建議,別沾手了。潘朵拉盒子一開,它至少會令你在好一段時間內冇覺好訓,精神萎靡,不事生產。

但如果你平日lunch時間寬裕,返放工搭車搭成粒鐘,閒來兩手fing fing要搵野做,甚或執掌了家中電視控制權的話,那恭喜您,switch是為閣下而設的。

二、有乜好玩?

討論一部遊戲機好唔好玩,很大程度上是看遊戲。目前switch最為人詬病的地方,是遊戲太少。有人說:「如果你不是Zelda和孖車狂迷,又不是所謂「任粉」的話,那大可不必入手。」對於這個評價,我有保留。

我自己對任天堂沒特別感情,在switch到手前,基本上只是依稀知道Zelda是個RPG遊戲。孖車,在NDS年代玩過一陣子,也不特別沉迷。看來,我是不太適合做switch用家的。但事實又是怎樣?

zelda-breath-of-the-wild-nx.jpg

這集Zelda甫開始就是這個畫面,令人有wow一聲的衝動

現實是:既然人人都說好,我沒理由不隨俗玩玩看。「不幸」地下載了Zelda之後,隨即一發不可收拾。這遊戲,媽的,根本是時間黑洞。一旦沾手,難以全身而退。明明只想睡前玩一會,一不小心就會弄上個把小時。要命的是,你在遊戲當中也不是在做甚麼「正經事」,可能只是四周遊遊蕩蕩,撿幾個野蘋果,捉幾尾魚,生個火,燒塊肉而已。這集「荒野之息」中的世界實在太大,細節太豐富,難怪幾乎全球所有game評網站都給它打了滿分。連我這個不知Zelda為何物的人,也即使臣服成為粉絲。可以說,買了Switch不玩Zelda,就似去九記不吃牛腩,去巴黎不看鐵塔一樣。

當然,頭盔我也要戴,即使99%人覺得好的東西,也有人是覺得不是他那杯茶。在本地二手買賣switch的game的群組,也偶見有人放售Zelda,理由是「唔岩玩」、「唔知做乜」之類。

NintendoSwitch_MarioKart8Deluxe_Presentation2017_scrn01_bmp_jpgcopy.jpg

至於孖車,我有買,但因為Zelda關係,孖車我相對玩得少。一如以往,此遊戲易學難精。深入探究的話,你就會發現當中技巧之多超乎想像。遊戲本身,畫面華麗、內容豐富、玩法多樣,加上可以上網或聯機對戰,在我看來,其綜合性價比與Zelda其實不相伯仲。

20170120170806.jpg

另外不得不提「1-2 Switch」。這個體感遊戲,十分認同外國game網評論:這遊戲應該隨機附送,不宜分售,因為根本不值那三四百港元的售價。它充分展示了switch機能,拿來做demo的話是一流。但問題在於,它縱然有28個不同的小遊戲,但玩法單一,新鮮感很快就會丟失。除非你天天與不同朋友開party,否則正價買下此game必定後悔。在群組中,每天都見到有人放售。所以建議大家如果想玩的話,可借則借,可二手則二手,千萬別正價買,更不要像我那般笨實買下載版,連放售也放售不了(嗚嗚嗚)。

綜合以上所說,如果你不是正常上班族,每天只能騰出三兩小時來打機的話,其實保守估計單是Zelda與孖車,已經夠你玩上三四個月。遊戲這回事,貴精不貴多。全是劣品的話,千萬個也是徒然。

三、機能如何?

畫面:我要求不高,無論是掌機那6.2吋屏幕,還是電視上那1080P的效果,我也收貨了。當然,別傻得拿它與PS4或Xbox one比較,老任做到現在這個效果其實已經好畀面。例如Zelda除了遊戲本身精彩之外,其實畫面也算是並不失禮了。然而原裝保護套附送的保護貼,看來質量一般,使用後發現反光問題頗為嚴重,畫面在日光之下看得有點辛苦。

21517112812843_148_m.jpg

續航:弱。以Zelda為例,只能挺三小時。如果打算在長途機上玩,一定一定要帶尿袋(或至少一條充電線)。麻煩的是,似乎不是所有尿袋都能撐得住這機,坊間普遍認為國產「紫米」與之甚為搭配。另外,外接的是USB type C插口,意味機主如要方便「四圍叉電」又不想帶著線四處去的話,可能要額外添置新線了。

做工:似乎一般。有人投訴Joy-con(左右兩個可以拆開的手掣)接觸不良,甚至有人投訴機身充電受熱會拗彎。他們可能是第一水的機吧,萬幸這些事情我還沒遇上。目前,只是試過Joy-con接入手繩配件時弄錯方向難以拆除(這亦反映設計其實有點問題)。

外攜:重量在我看來可以接受,不會使人兩三天就不想再帶出外。原裝保護套連保護貼索價近200港元,但兩者效果均一般。在「某寶」上看到早已有不少代替品,或可考慮。

switch.jpg

蝦叔周報(75)以為他打球快,原來跑步也很快

某些數字總令人浮想聯翩,如果42.195使人想起馬拉松,那麼147一定屬於桌球——這是桌球一棒最高度數(maximum break)的象徵。對職業選手而言,打出147須在有電視錄影的情況下方能得到官方認可。故這個難度極高的動作,職業選手終其一生也未必能做出很多次。

目前,打出最多147,兼且最快打出147的,都是出於同一人,那就是英格蘭天才球手奧蘇利雲(Ronnie O’Sullivan)。此君目前年屆41,但仍未言退。至今他已打出13次147,而且在1997年世錦賽5分20秒打出的那次,更是最快打出147的世界紀錄,可謂技驚四座。高速節奏,使他贏得「火箭」美譽。

奧蘇利雲1997年最快打出147片段

今年世錦賽剛完,奧蘇利雲在八強首次敗給中國球手丁俊暉飲恨出局,有人說這位一代球王高峰已過了。但前幾天,在英格蘭林肯郡的一場表演賽中,「火箭」再次升空,以6分38秒又打出一次147。有傳媒形容這一棒是「完美無瑕的一cue清枱」(flawless clearance)。

41歲的奧蘇利雲於林肯表演賽中又一次上演147

談了「火箭」老半天,蝦叔不談跑步了嗎?非也。特意提起奧蘇利雲,是因為他「起迫」(桌球術語,指單桿得分)功夫了得之外,原來他的跑步速度也絕對無愧「火箭」稱號!據網上資料,奧蘇利雲的10K最佳時間是34:54,在香港這是前列好手的水準了。

ronnie%20osullivan%20copy[1].jpg

(圖片來源:Dana Plachá)

蝦叔的桌球水準比跑步更不濟,不過平日有留意桌球,傳聞10歲已能打出過百,比賽時又能「左右開弓」的奧蘇利雲,絕對是我最佩服的神級天才球手。多年前有一次他與一眾名將如亨特利(Stephen Hendry)、杜靴迪(Ken Doherty)來香港伊館打表演賽,我也特意去捧場。後來偶然得知他的跑步成績,實在非常震驚。這傢伙,有事嗎?

奧蘇利雲是個名符其實的跑步狂熱分子。幾年前,他出版的自傳就索性叫做《Running》。對他來說,跑步是救贖。這位五度成為世界冠軍的桌球手,也曾面對過父親殺人琅璫入獄、離婚等困境。陷入抑鬱之時,他試過用毒品和酒精自我麻醉。後來幸得一位精神科醫生善誘,他才懂得以跑步紓緩壓力。

(圖片來源:amazon)

「火箭」雖然有天份,但與桌球功夫一樣,若無勤奮,單靠天才仍不可恃。幾年前,在他跑步狀態巔峰之時,他的跑量高達每星期80公里。他自言有點強迫症,一旦投入一件事,就會瘋了似的陷進去。他甚至想過要成為長跑運動員,代表英國出戰奧運!

自傳中更披露,他也面對很多已婚男跑友的問題——妻子的抱怨。可以想像,單是一項桌球,每天形形式式的練習肯定已弄得他分身乏術。如此一位世界頂級職業桌球手還要練跑,妻子除非自己也極忙,否則抱怨其實也非常合理。也許因為奧蘇實在重視運動多於感情,夫妻二人終告仳離。

在一個訪問中,奧蘇利雲說希望可以在40歲後挑戰馬拉松,就看看他是否真的說得出做得到了。以其實力,配合恰當訓練很有機會跑出sub-3成績!桌球與其他很多運動不同,即使體型胖得一塌糊塗也可以成為出色球手,例如以前的李爾(Stephen Lee)與現在發福不少的希堅斯(John Higgins)。正因如此,肯孜孜不倦練跑的奧蘇利雲,更加令我肅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