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56)深馬痰海餘生錄

工作堆積如山,但深圳馬拉松回來後,我還是狠下心,請了半天假去還神。今趟這神不還,我真怕會遭天譴。

記憶中家人說我是「契了給黃大仙」的,好吧,既然黃大仙是我契爺,那就去黃大仙祠吧。聞名不如見面,遊客果真比本地人多。進了去,等於進了大陸。

在門口阿婆那兒買齊了香燭寶牒,我好不容易找到個位置準備跪下來答謝神恩,突然「咳」的一聲,一道響亮的清喉嚨聲音在我左方出現,我下意識有如某特首參選人看見麒麟一樣的害怕,哇的一聲,即往右閃,卻與旁邊一位正在虔誠稟神的大媽撞個正著。她手上正拿著燃起的一束香,頂端的死灰霎時一把落在我的臉上。大概我那時的模樣,就叫做「灰頭土臉」。

「幹嗎你!」大媽一臉錯愕,一邊撣著身上的灰一邊怪責我,「男人大丈夫,那痰還未吐出來就害怕成這樣子了?」那「幹」字的高音,反映這位大媽中氣十足,我也不好再爭辯甚麼。「這裡不是馬拉松賽場了,放鬆,放鬆。」我唯有這樣喃喃自語,安慰自己。

小心翼翼地向大媽賠過不是,我帶著餘悸清理面上死灰之際,忽然想起一個故事:戰國時期,有個射箭能手為了給魏王留下印象,自誇可以不用箭就把天上鳥擊落。後來,他果然成功地單憑弓聲就嚇得一隻大雁跌下,這就是成語「驚弓之鳥」的典故。如今,一聲清喉嚨的聲音已把我嚇壞,我不也就是「驚痰之蝦」?

在大陸跑馬,你就像給扯進了「孖寶賽車」的遊戲世界。分別只在於你避的不是蕉皮,而是痰。

鄧小平出名痰多,想不到在他老人家南巡數十年之後,深圳馬拉松的參賽男跑手幾乎全都成了鄧小平。其中我遇見某些「好手」,更達痰魔級數,痰量深不可測,隨跑隨吐,永無止息。那韻律啊,幾乎以為有部拍子機放了在身旁。

深圳經濟特區的42.195公里征途上,除了汗水之外,也滿佈了新鮮痰迹。這些跑者努力拼搏的印記,港燦如我又怎敢肆意踐踏?在猛烈陽光映照下,痰跡顯得如星星般璀璨奪目。那道光輝,我怕自己一腳破壞,便欲閃身避走。動身一刻,卻赫然用餘光瞥到後方另一大叔,左手抬著一面大旗,右手姆指卻純熟地捂著一邊鼻孔蓄勢待發。說時遲那時快,一行白色鼻涕,有如流星劃過晴空,準確落在本人左腳kayano 23旁邊兩厘米處。這位抬旗大叔,鼻腔暢開了,露出一臉躊躇滿志,繼續向前昂然邁步。那面XX跑團的大旗,還神氣地拂著我的臉。

深圳馬拉松是我三連馬的尾關。賽道上,除了抵受後半程的高溫,與連續三星期跑馬四頭肌累積而來的疲累之外,就像上面描述那般,我還須沿途避開槍林彈雨,情況好比《雷霆救兵》那場經典的諾曼第登陸。

能在如此左閃右避的情況下,沒給縱橫交錯的飛痰濺中,也沒在期間扭傷腳,兼能成功完成賽事,我覺得這一定是上天眷顧,否則一定不可能如此好運。

昨天一幕幕,不停在我腦海浮現。暗呼好運,向「契爺」上香期間,忽然收到短訊。

「2016深圳国际马拉松组委会恭祝虾叔完赛,大会照片现可于XXXX查询……」

我這種一毛不拔的,平生最愛就是把官方照片連帶水印免費收藏。但這回,這輯相記錄了我「痰海餘生」實況,意義非比尋常。所以我看也不用看,就選「一鍵下單」!

「亲爱的客户,对不起,您的支付宝尚未通过实名认证,或可选择以微信支付……」

又看到這訊息,「契爺」也幫不了我呀。此刻我在盤算,剛才罵得我一臉屁的大媽,可不可以借支付寶我一用呢……

廣告

對「蝦叔周報(56)深馬痰海餘生錄」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